宁静的状态之中那些对着茫然无措的幼童露出血

    片刻,一只跟顾非凡一样愚蠢黑蚂蚁……就蹬着腿的翻入到了那个半身不浅的篓子里,被顾老娘三两下的给提留起来,就着脑袋和身子的关节处,这么一扭一拽……
 
    然后明天早晨的蛋白质补充,以及村落之中许多人都喜欢的蚂蚁酒啦,烤蚂蚁啦,炸蚂蚁串儿啦,还有蚂蚁粉能加入的药剂原料啦,就全都有着落了。
 
    瞧瞧,这才是顾家人的典范,小子,你还是学着点吧。
 
    吸溜了一下鼻涕,却是被粘液呛得够呛的顾非凡是委委屈屈,他只能接过顾峥递给他的筐子,学着他奶奶的样子,完成他爹交给给他的任务。
 
    任务就是:收集蜘蛛与螳螂的尸体。
 
    顾铮有大用。
 
    迫不得已的顾非凡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偏着头,闭着眼,将一根树枝当成耙子把这两只硕大的昆虫尸体往筐子中塞的时候,坏运气则是再一次……来找顾非凡玩耍了。
 
    那庞大肥美的尸身,成为了更加巨大的昆虫的目标,一只长的有些惊人,还能将前肢完全翘起来的蜈蚣,就这样从树干后爬了出来……虎视眈眈的与转过身来的顾非凡的视线……碰到了
 
一起。
 
    它那八只眼睛,就像是能够转动的小球一般的,左摇右晃的……全都盯向了顾非凡的右手。
 
    那里有一大筐它最爱吃的黑皮蜘蛛的嫩肉,正在朝着它招手。
 
    势在必得的蜈蚣……采取了进攻的势态,一对,两对的就将它的腹足挺立了起来,让自己的身躯崩成一个弓形,仿佛在下一秒钟,就会朝着猎物的所在弹射而出。
 
    至于那个拎着蜘蛛的奇怪的肉虫子?
 
    以前没吃过,等它捕猎成功了之后,就一并尝尝味道吧。
 
    “嗷!!!”
 
    顾非凡怂叫了起来,鼻涕眼泪横飞的他,在心中默默的想到,自己是不是因为像了他的便宜的妈,才会显得如此的孱弱的吧?
 
    而他那年轻的生命,难道就要在此终结了吗?
 
    并不想死的顾非凡,突然很努力的朝着顾峥离去的那个方向瞧了过去。
 
    他只是想……在最后的时光中再看一眼那个对他曾经溺爱过,后又放弃了的老爸。
 
    想要对他说一句……包含着许多意味的……对不起。
 
    如果灾难才能让一个不懂事儿的年轻人成长起来的话,他希望,这个灾难最好能轻点。
 
    “为什么让我幡然醒悟,好好做人的灾难,偏偏会这么大呢?”
 
    顾非凡这话说的很轻,他看着那越来越大的尖牙朝着他的脸颊扎过来的时候,就闭上了他那双不同于他爹的……有些俊俏的双眼皮。
 
    可惜,下一秒钟,顾非凡的文青与忧愁,就化成了滑稽与呆傻。
 
    他那个已经跳下树去,仿佛已经来不及救他的父亲,却在树下吹起了一首尖锐的,嘈杂的,却十分有效的……与虫族有关的进行曲。
 
    “三虫三尸之歌……”
 
    “所有毒虫,应我感召,做我臂膀,行我愿念,助我基业,成我大事……”
 
 1089 科幻篇:末世五年 44
 
    在顾峥的口中念出的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三苗族的语言,而他跟笑忘书兑换了一样……在这个情况下最有用的技能。
 
    控虫……
 
    ‘呜呜呜……’
 
    随着这一首莫名的曲调在顾峥的嘴中奏出,原本还混乱不堪的捕猎现场,就陷入到了短暂的安详宁静的状态之中。那些对着茫然无措的幼童露出血盆大口的蜈蚣,蜘蛛,蝎子,螳螂们,
 
略显迷茫的将头颅齐刷刷的转向了顾峥所在的方向。
 
    然后,随着乐曲之音演奏的越发激昂,不少体型较小的虫子们已经从善如流的爬下了它们各自捕猎的地点,朝着顾峥所在的空场汇集而去。
 
    在顾峥一个如同转弯一般的转调之后,就如同潮水一般的……哗啦啦的退散。
 
    只留下了几只体型最为巨大,看起来最为生猛的肉食性昆虫,还在与这古怪的声音所对抗着。
 
    
    “干啥啊!你们难道没听出来啊!”
 
    “这是咱们办白事儿的时候吹得传统曲目《哭皇天》啊!”
 
    “只可惜没有唢呐,用叶片还是差点意思,这要是有唢呐,嘿,别提多给力了。可有渲染力了。”
 
    是啊,也多亏了唢呐也是金属制品的一种,否则俺们会想着……是不是你要咒大家去死呢。
 
    但是顾峥接下来说的这番话,可是将那些原本心怀感激的人的鼻子都气歪了。
 
    因为顾峥是这么说的:“俺一看,咱们这种情况,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一时悲从心来,就想着死前总为自己老娘奏上一曲。”
 
    “俺娘说了,她要走喜丧的流程,要大大的操办一场,走的风风光光的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