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种熟悉的生物那些孩子们则是吱哇乱叫的

  “这种条件,啥都有限,只有一曲《哭皇天》……算是儿子自己就能办到的条件了。”
 
    周围的人一听,唉呀妈呀,是这个道理啊,一个悲壮又感人的诀别。
 
    但是这话,若是被当事人自己听到了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那个坐在树杈搭建的小窝棚之中的顾老娘,在听到了顾峥如此说时……最初还呈现着眼泛泪花的状态,但是等她细细的琢磨过味儿的时候……那可是转瞬间暴起,抄起旁边的树杈子就要
 
下树来找熊儿子拼命啊。
 
    你老娘我身体康健,精神极佳,你这混蛋小子,这是咒我呢……还是咒我呢!
 
    这个混乱的夜晚,就在顾家三口的鸡飞狗跳的追击战斗之中落下了帷幕。
 
    哪怕大家再一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但是生存下来的希望,也依然让睡梦之中的他们,自觉的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第二天,阳光再一次的挥洒到这个堆满了虫子尸体的空地上的时候,大家就知道,朝着瓮城的中心地带进发的时候到了。
 
    这一次,他们的行李上又多了一种特别重要的东西。
 
    那些有用的以及肥美的虫子,被单独的放在一辆大拖车上,特意选出来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给护着赶路。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被顾铮给料理的特别得当。
 
    而他们往山脉纵深之处又走了足有一个星期的路程之后,竟然无风无浪,甚至连大型一点的昆虫都不曾见到,仿佛他们只是一队误入林间深处的驴友一般……特别的安全。
 
    可等到他们正式的穿过了这一片森林,再一次转头回望,看着那个黑漆漆满是白雾的密林深处,看着那一片片疑似巨虫的灰暗的影子……他们才知道,这种轻松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为什么走的如此轻松?
 
    他们刚为此产生了疑惑之时,却又被前方人马所发出来的欢呼之音给吸引住了全心神,一个两个的……全都往前程之路上,瞧了过去。
 
    只一眼,所有人就明白了那些惊呼之音是如何来了。
 
    这瓮城的中央,原本属于济城的城市的最中心的地带,现如今竟然变成,一片的汪洋。
 
    从四面八方灌涌奔波而来的河流渠道……全都汇聚到了中央的地带,形成了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庞然大湖。
 
    瞧着这个规模,竟是不比一般的内海的规模要小。
 
    让见到于此的人们在惊叹的同时,却只余留茫然了。
 
    济城成为了汪洋,那他们来到这里又是为何呢?
 
    当所有的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个见到此情此景就痛苦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的舰长的身上的时候,顾峥又发话了。
 
    “你们为啥是这种反应啊?难道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这种天然又清澈的淡水水源,在现如今是,多么的不好找了啊。”
 
    “你看,这种湖泊的构成,总不可能是一下子就出现的吧?”
 
    “咱们发现的活水蔓延过来的速度,不至于将一个城市瞬间给各吞没的,所以,这个山瓮之中肯定有大批的幸存者的存在。”
 
    “你们再往这周围瞧瞧,是不是觉得这围着湖边一圈的空间也是相当的宽敞的?”
 
    “那意味着,这里不但有群虫森林这般恐怖的存在,一定还有舒服的宜居的地方。”
 
    “最后,我再补充一点,济城军区所在地并不在城市的中央,所有的士兵都驻扎都在郊区偏远地段。”
 
    “作为一个军人,舰长火灰烬,你是关心则乱了。”
 
    要说这海军舰长的反应是够快的。
 
    等到顾峥将这一番话给说完了之后,他早已经站立起身,还整理了一下早已经破败不堪的军帽,目光灼灼的发问道:“那咱们怎么走?你说!”
 
    这还用说吗?
 
    扔个硬币,正面朝左,反面朝右,怎么都是一个环形,左右又有什么区别。
 
    只可惜,这年头,再平静的景色底下都掩藏着不知名的危险,随着几个顽童将扁薄的石头片儿……投向湖面之中……蹭蹭蹭的弹跳了几下马上就要落入到湖面底下的那一瞬间,‘哗啦’
 
……这湖中狰狞的霸主就探出了它的真容。
 
    一条足有一米粗长条巨蟒,在靠近湖边的方位探出了脑袋,虎视眈眈的瞧着岸边上,这些打搅了它的清梦的人的方向。
 
    见到这种熟悉的生物,那些孩子们则是吱哇乱叫的就退回到了大人的身后,有些惊悚的探着脑袋,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连打个水漂都是那么的危险。
 
    见到于此,岸边的众人缓缓的朝着后方倒退,这湖面上的巨蟒却仿佛察觉到了这群动物的柔弱可欺……跃跃欲试的在岸边跟随大家的脚步一同游曳了起来。
 
    它打算趁着岸边的两脚兽对它失去了警惕的时候,再一跃而起,将它睡醒后所见到的新的猎物给拖拽到湖中。
 
    可是谁成想,当这位自认为猎手的巨蟒跟随着众人前行……闯入到了一段它并不熟悉的水域的时候,却被它游曳时总是会不经意会碰到什么东西的状况……给弄的有些迷惑了。
 
    在巨蟒一停滞打算瞅瞅它的鳞片碰到什么的时候,这一片的水域,却像是烧的沸水一般……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