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那个脑袋上扣着一个芭蕉叶帽子手中拿着

 无数只通明的虫子在水波之中被巨蟒的翻滚给抛射了起来,但是更多更大的巨型古广翅鲎,却像是无畏的斗士一般的……前赴后继的朝着这条巨蟒的方向扑将了过来。
 
    一条蟒蛇与一个组群之间的战斗正式打响……
 
    当这条被撕扯的奄奄一息的水上霸主,自以为逃脱了巨型古广翅鲎群落的围追堵截,自己终于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它回转过头的必经之路上,却是缓缓的浮出了一只体长足有三米半左
 
右的成年巨型古广翅鲎。
 
    它张着扁平又巨大的钳子,十分平静的将这一条巨蟒的身躯给切成了无数个断节。
 
    挑选出最为肥美的一断,在浅浅的湖岸边上,大快朵颐了起来。
 
    至于那些体型较小的巨型古广翅鲎,因为同类吞噬的习性,在见到了这位等同于王者的巨型古广翅鲎一出现的瞬间,就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的,四散逃开。
 
    有些慌不择路的小家伙们还爬到了岸边,在众人惊恐的尖叫声中,朝着更远的草丛深处没入了进去。
 
    那只淡定的进食的巨型古广翅鲎,对于这种只能塞牙缝的食物完全不感兴趣。
 
    它将一段肥美的蟒蛇肉给吞入到腹中之后,就又被湖中央的一条拥有着矿化外壳的巨大的鱼类给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连一个回头都不再给岸边的过客们,直接一个s形的翻转,径直朝
 
着湖泊深处滑行了过去。
 
 1090 科幻篇:末世五年 45
 
    因为它的离开,以及食物的归属有了最终的结论的缘故,曾经嘈杂一片的湖面,就再一次的回归到了它极具欺骗性的宁静的状态。
 
    此情此景,让岸边所有的人都苦笑了起来,同时,也为济城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幸存基地而感到深深的担忧。
 
    看来,瓮城的水域内依然是虫子的天下。
 
    也许是时候学一学《哭皇天》这首名曲了……
 
    就算前程再怎么叵测,顾峥他们只能坚持。
 
    而人生就是如此,有了付出就有收获,有了坚持就有希望。
 
    当他们绕过了大半的湖面,就要朝着另外一个半圆开始进发的时候,一片硕大的,平坦的,不见任何诡异生物的土地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这里有脚印,许多许多的脚印!”
 
    “这些脚印是新的,许多天前的有,今天的也有……”
 
    “我们找到了,我们找到了……是基地,幸存者的基地。”
 
    激动的舰长,沿着这一条有些泥泞却全是脚印的黄土路上飞奔了起来。
 
    这个消息让冷静的火灰烬,都忍不住的想要放肆一把。
 
    而火灰烬的飞奔也为他带来了利好的消息,这个满脚泥巴,一身狼狈的男人只跑出去了不过半晌的功夫,就碰到了这瓮城之中的一队外出的队伍。
 
    他与对方那足有二十多人,打扮的古古怪怪的人马……对视了足足有十几秒钟了之后,就爆发出了各有含义的欢呼之音。
 
    “济城有幸存者!!终于找到了组织了,不知道这附近的驻军在哪里?有没有与更上级联系起来?”
 
    ……
 
    “与外界的通道打开了!!”
 
    但是等到他们将各自的欢呼给喊完了之后,瓮城中人却是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你不是外边派过来救援我们的?”
 
    “啥?救援?我们是寻着济城周围的驻军才来的。”
 
    “我是烟城海卫驻军,因为整个东省被上涨的潮水给淹没了一半的缘故,特来中心地段的济城寻找上层军区与其汇合,并等待下一步的指示的。”
 
    “所以……”对面的那个脑袋上扣着一个芭蕉叶帽子,手中拿着一个竹节尖头棍子,脸上涂抹的花花绿绿的队长则一脸沮丧的继续问道:“你们并不是国家听说济城被突然的围困住了,
 
而派来驰的点点头,他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但是对方在得到了这一确认之后,却是无法自持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能出去就好啊!能出去就好!我再也不要在这个鬼地方生活下去了!”
 
    “太好了!我们要赶紧回去,跟基地里的所有人说,有外来人进来了,咱们咱们可以离开了!”
 
    “嗷!!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