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为沉痛的语气回答到他们都在那场巨大的地

 “近三百名没有死在天灾的幸存者,就死在了这种昆虫的嘴下。”
 
    “而那一片土地之所以被放弃,就是因为,哪怕是掘地三尺,也无法保证是不是还有活着的虫子埋在地下。”
 
    “所以,你说我跟你有仇?不,恰恰相反,是你跟我们这些人有仇吧?”
 
    “若是你是一个高风亮节之人,我求你高抬贵手,放济城数百万人类一条活路吧!”
 
    说完这句让你死的明白的话,老教授就朝着那一抹军绿色的所在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们可以将这个重点驱逐的人……按照紧急处理方案……给扔到距离聚集地稍微远一些的林中了。
 
    之后,这个人的最后一个月的时光,就与他们无关了。
 
    至于那剩下的两种还有救的人?
 
    在叹了一口气的老教授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那群刚检查完身体的外来人员之中,就冒出了一句十分激动的自荐之语。
 
    “罗教授!我是淄城市属第一医院的外科医生,白兰慕啊!”
 
    “当初您在济城医科大学里边的外科疑难案例的讲解培训,我也有幸参加了!”
 
    “请一定要让我也参与到手术的环节当中,观摩学习!”
 
    “罗教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拖您的后退的!”
 
    说这话的是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白兰慕,那个被顾峥露过一手之后,暂时被压服了的男人。
 
    但是,在见到了他自己的组织了之后,那个曾经在人群之中沉寂了许久的男人,又再一次的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听白兰慕到这么一喊,罗教授有些诧异的将头转向了白兰慕所在的方向,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熟悉无比的穿着医护人员的制服的团队。
 
    见到于此的罗教授……眼中就只剩下喜悦了。
 
    “是谁说要观摩的?哎呀?淄城的幸存者之中还有医护系统的人呢,你们的院长咋样了?老傅教授在不?”
 
    “田波,文芳呢?他们都还在不在?”
 
    这些都是罗教授的老朋友。
 
    只可惜,这个已经应着罗教授的手势走出来的白兰慕……却是挂上了悲伤的表情,用最为沉痛的语气回答到:“他们都在那场巨大的地震之灾中不幸遇难了,我们院长所在的办公楼还有
 
中医门诊所在的中医院大楼,全都塌陷进了地表以下。”
 
    “都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没用,不但没有救出多少患者,就连我们最敬爱的老教授和老院长也没有救出来……”
 
    说到这里,白兰慕就用手掌盖住了他的眼睑,整个人就陷入到了巨大的悲伤之中。
 
    见到于此的罗教授,已经走到了白兰慕的身旁,他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只能用一句照顾他们这一群人的话语,来减轻他们的悲伤:“死去的人有其自己的归处,活着的人还要
 
往前行进。”
 
    “你们莫要难过,咱们淄城的医护人员,在过了这一段的乱局了之后,要先安顿下来。等到你们安排完了住所之后,再拿着各自的身份凭证去咱们济城基地的临时医院里边找我。”
 
    “多的保证我不敢说,但是一个合适的工作岗位……我还是有权安排的。”
 
    说这番话的罗教授是满不在乎的,但是站在他身后的济城医护团队们……却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个仿
 
    在军方配给物资的医院工作,不用像是那些壮劳力一般的,只能干挖土方,砍树木这种早期建造的工作,医院自然就成为了济城抢手的工作单位。
 
    在马上就要大裁员的现在,突然又冒出来一群抢饭碗的人,你让老教授身后的人要怎么想。
 
    但是这个做人很有原则的罗教授,却是在听到了这一句劝阻之后,坚守本心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那就公平竞争,咱们这种岗位,当然要能者居之。”
 
    “不要什么关系户都往医院里边塞,就算这世道已经乱了,但是咱们所有人都要为秩序的重组做出努力的啊。”
 
    “像咱们这种医护团队,更是要将这些幸存者的生命放在首位,严格的要求团队内成员的医疗水平以及护理的水平。这样才对得起咱们的职业,对得起那些普通人的期望。”
 
    “我不但要将这些外来的医护人员给临时的招进医院当中,还要组织所有人进行一次严格的医疗知识考试。”
 
    “优胜劣汰,剩下的才能在我的医院里边工作,至于你说的那些关系?”
 
    说道这里的罗教授就笑了:“笑话,什么政府官员的这亲戚那亲戚的,现在是危急时刻中的军管基地,别跟我套关系,我只对人民负责!”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罗教授便不再多言,他在身后一众变了脸色的医护人员的簇拥之下,开始有条不紊的给这些还有救的感染患者们安排了相应的手术时间。
 
    而站在他的对面,原本还难掩悲伤的白兰慕,却是在拿下了遮掩了脸颊的双手之后,在众人见不到的地方……笑了。